成功的防守! 我们有能力保护自己吗?

20.01.2020, 15:30
589
成功的防守! 我们有能力保护自己吗?

中国所发生的冠状病毒疫情证明了国家和社会是如何共 同携手对抗这种危险疾病的。来自中国不同地区的一万多名医生前往湖北省救治病人。绝大多数企业加班加点赶制所需的医用口罩、防护服、护目镜和其他必备物质。目前正积极研制新型冠状病毒的新疫苗。

容纳 1200 张床位的火神山医院 10 天之内拔地而起,这种速度令全世界震惊。针对重症患者这家模块化医院配备了最先进的通风系统,设有重症监护病区,感染控制和放射诊疗等辅助科室。而改造成“方舱医院”的会展中心和体育馆用于冠状病毒感染的轻症患者(床位达一万多张)。治疗时间至少一 周,另加 14 天的强制性隔离期。医院启用医疗服务机器人减少和降低交叉感染风险,这些机器人不仅能把食物和调配好剂量的药品送至各个病房,还能给病患者测量体温。新松公司制造的能从病患咽喉提取样本的机器人正在几家医院进行测试。

根据国家健康委员会的最新数据,全国的冠状肺炎死亡 率为 2.1%,比两周前降低了 0.2%。同时,在湖北隔离区以外的地区新冠肺炎的死亡率不超过普通流感所造成的病死率0.2%。

中国在复杂的流行病蔓延的局势下限制人口迁移的举措 确实是前所未有的。千万级,百万级人口的城市被关闭。“奇虎 360”和“SugarTech”公司创建了一个平台,用于测试用户是否和被感染者一起旅行。该应用程序在地图上标明了所有感染冠状病毒患者的位置。在住宅区、工作场所、商店以及军队和志愿者的各种交通工具,包括无人机在内,均采用定期消毒的方式。

在当前紧张的世界超级大国与可能发生细菌、化学和病 毒攻击的大型地区冲突之间,欧盟会有怎样的应对措施呢?当信息发出头几天到达世界公民三到五天后,剩下的就是全球如何应对流行病的泛滥了,然而在这种灾难面前人类根本没有完善的应对办法。事实证明,在新冠病毒被媒体曝光的第二天或者第三天,欧盟国家的任何一家药店根本不可能买到专用的防护装备:专业口罩、用于防治的药品、特殊防护服装、头盔和手套。我曾试穿过这种防护服,可以证明,对于一个没有受过训练的人来说,穿上它会让人感觉呼吸非常困难。因此只有受过专业训练的人才能在长时间穿戴防护服的情况下不会感觉到身体的不适 。中国目前蔓延的疫情迫使我们,必须像 30 年代的德国和英国那样,组织平民百姓进行个人防护训练,以应对类似的流行病、 人为灾害、气候变化和军事灾难的影响。应为欧盟国家的全体人民建造防护服和个人防护设备的仓库,并在必要情况下给所有的公民免费提供全套防护装备。由于每隔三至四小时需更换一次,因此口罩和手套的人均配给数量均不能少于一百。只有北约庞大的预算中才拥有这样的资源。

尽管现在全世界大多数国家都是《禁止生化武器公约》 的缔约国,但是他们是否履行其自身责任却无从知晓。这是一个高度保密的问题,目前还没有可靠的公开数据。又有什么可

以保证,这些细菌和化学武器不会被使用,不会发生泄漏和不被用于恐怖袭击中呢?

冠状病毒传播的实例显示,在如此巨大的感染数量面前 人们处于一种毫无防护的状态。军部关心的是如何为自己的军队扩充新式武器。然而,由于基本用品,药品和口罩的缺失使他们无法保护平民百姓免受病毒的伤害!

我曾写过一篇论统一欧洲必要性的文章,大致内容是将 欧盟国家联合成一个国家,使欧洲拥有统一的民族、语言、文化、法律和政府。中国冠状病毒事件恰好证实了这一点。中国

政府迅速采取大量措施来保护本国人民。而我们将如何在欧洲解决这一问题?难道要 27 个议会一致通过吗?

我是德国总理安格拉·默克尔关于“不同发展速度的欧洲” 复兴构想的拥护者,而且,我认为只有这样一种方式,才能拯救欧盟的解体。默克尔是一位十分聪慧的女士。按此构想框架欧洲各国将有望保持不同的发展和一体化速度。我个人认为, 新实体的核心国家应该是德国、法国、西班牙、奥地利、瑞典和比利时。旧世界欧洲大陆的主导国家可着手构建一个紧密联盟的统一国家。只有到那时,其他国家才可能加入其中。“不同速度的欧洲”将遵循“多劳多得”的原则运作。欧盟为何需要爱沙尼亚、拉脱维亚、黑山等国?这些国家要么成为欧洲的成员国,要么仍游离于欧洲的外围。不幸的是,到目前为止,东欧国家的对外政策总体上还是一塌糊涂的。

成为联盟新成员的条件是:拒绝单独成立国家政府和议 会(可能采取区域议会和区政府的运作形式),承认英语为第二种官方语言。

想象一下由“欧元区”组成的欧洲。它将是一个约三亿人口的国家,国内总产值达 12 万亿美元(美国为 19 万亿,中国为

14 万亿)。换句话说,它将是世界上一个极其庞大的现代超级大国。我们德国人和欧洲其它国家的民众很容易开始使用 “我是欧洲人”这一说法。在 19 世纪末 20 世纪初,我们已经从“我是巴伐利亚人”、“我是撒克逊人”、“我是斯瓦布人”、“我是 汉兹人”等身份转变成一个统一的民族意识,并自豪地宣称“我是德国人”。如今,我们也面临着这样的转换。

在经过若干年以后,当英国感到自己是一个地处边缘的 小国时,无疑它将会敲响欧洲这个国家的大门。到那时,这个联盟的人口数量将达到 3.6 亿。当所有希望加入到这个新联盟的国家都按照约定的条件和要求参与进来时,欧洲的潜力将增加一倍。

我们的一些政客和记者批评中国领导层在与流行病作斗 争中的作为侵犯人权,这是多么愚昧的一群人啊!在民族危难面前中国社会善于团结并展示出其强大的力量。如若类似的事件发生在欧洲,很难想象欧洲将会采取怎样的措施。只有在高度智慧管理的条件下才能有自由民主政治。在现代人类社会 中,我行我素的人超过一半,团结他们是不太可能的。

亚历山大·波将金

全球环境“汉堡俱乐部”共同创办人

Comments: 0
  • Your comment will be the first